人人都爱现金贷:炒房团、高利贷涌入,每月轻松赚千万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7-10-10 02:52


文 | 零和 墨菲

如今现金贷市场的火热盛况,已超过所有人想象。

“现在已不是几千家现金贷平台了,而是上万家”,某贷款超市的负责人蓝青称。

现金贷正在悄然取代游戏产业,成为新时代的变现利器。

互金平台、互联网公司、上市集团等巨头来了,高利贷、炒房团等一些投机者,也来了。

他们两三个人,凑够几百万就开干,甚至有专门的代理公司,帮他们套牌产品,提供获客、运营和风控等一条龙服务。

而就在浙江一带的沿海地区,已形成了一条专门帮人套牌产品的代理产业链,几十个人的小团队,月利润数千万。

各路玩家加入这场旷世盛宴中,去急速抢夺这块肥腴多金之地。

有意思的是,行业的头部玩家,却在理性地看着这场争食混战,并准备悄然退出战场……

01人人都爱现金贷

现金贷火热的核心原因是,这实在是一门暴利生意。

现金贷的利率并不低。特别是小额现金贷(国外名为Payday Loan),年利率高达100%,甚至1000%。

“只要坏账率不是太过分,就可以盈利”,蓝青称。

从上市公司二三四五最近披露的2017年半年度业绩快报,就能看出,现金贷的吸金能力有多惊人。

该公司上半年创下了净利润4.5亿的成绩,而其中的现金贷产品“2345贷款王”,成为该公司的重要利润来源。

实际上,行业内的盈利情况,已到惊人的地步。

掌众金融俨然已成为行业领头羊,旗下的产品是“闪电借款”,6月份的单月放款额已达54亿。

据一本财经统计,目前排名前10的现金贷平台,月放款金额在30亿之上;

排名前20的平台,月放款金额都在20亿之上;

排名前30的平台,月放款金额都在10亿之上。

这些头部的现金贷公司,盈利能力有多强?

“月放款10亿,除去坏账、流量成本、运营成本,净利润大概是六七千万”,某现金贷平台的CEO莫心源称,因此,排名前10的平台,每月纯利润2亿左右。

“这简直是惊人的数据,现在一家上市公司年利润5000万,都算经营状况非常好,但一家头部现金贷公司,一年利润可高达24亿”,莫心源称。

年利润20多亿,这就是行业领头现金贷公司的暴利现状。

某现金贷平台的CEO曾公开称:“公司利润好到不好意思说。”

而整个现金贷行业,正处在“蒙头赚钱”的阶段。

“公司领导给市场部下了指令,偷摸把钱挣了就行,不要整这么多幺蛾子,参加这个会、那个会”,某现金贷公司的市场负责人称,正因为大家都避免发声,让整个现金贷行业充满了神秘性。

现金贷就像是吸金利器,让所有的人,垂涎欲滴,行业进入争食时代。

02人人都做现金贷

早在2013年,手机贷就已上线,此后,用钱宝、闪电借款等平台出现,算得上中国现金贷最早一批玩家。

但现金贷的真正爆发,是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。

“去年下半年,出现了上千家现金贷平台”,蓝青称,大多以互联网金融公司为主。

但从今年上半年开始,很多意想不到的玩家涌入现金贷。

如P2P大军,玖富的叮当贷、你我贷等。

“很多P2P平台将现金贷,当成逃离监管重压的出口”,蓝青称,有近一半的P2P平台,开始转型现金贷。

而即将上市的趣店,其招股书显示,支付宝导流的现金贷,已成为其主要的利润来源。

现金贷本来是属于金融从业者的专场,却开始变得浑浊起来。

有意思的是,有流量的互联网公司也纷纷涌入。

五大门户网站,已集体加入现金贷,并推出产品。


△ 5大门户的现金贷产品

因“匿名爆料”而红极一时的无秘,在去年年初就推出了“借钱快”。

另一网红陈欧,也在微博宣布在聚美优品上推出“颜值贷”。

而宣扬自己不是“下一个乐视”的暴风,也成立了暴风金融,推出现金贷“暴风借到”,借款额度在2000至50000元之间。

具有大量屌丝流量的今日头条、映客,都曾被曝出在做现金贷,只是事后双方都矢口否认。

可以看出,现金贷正在悄然取代游戏,成为“变现法宝”。

“以前有流量的公司,都靠做游戏变现,现在大家集体挤到现金贷来了”,蓝青觉得这个新的变现手段,正在重塑诸多行业。

巨头唱罢,一批军力雄厚的上市大军,也加入了混战。

这群上市大军,是否要做现金贷尚不可知,但他们纷纷成立小额贷款公司,并积极在各地谋取牌照。

卖牛奶的伊利入场了。

6月,伊利股份发布的公告称,投资3亿元设立一家小额贷款公司,目前已获得互联网小贷牌照。

接着,游戏公司也来了。

上市游戏公司恺英网络全资子公司上海恺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,与几家公司共同设立了一家小额贷款公司,注册资本为3亿,恺英占股65%。

大数据公司也跟上了。

标榜“社区商业大数据”的三泰控股,将投资3亿,成立成都三泰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,主要从事线上发放小额贷款等业务。

就连做烟花的,都来了。

烟花起家的熊猫金控,早在2015年10月,就成立了熊猫小额贷款公司。在财报中显示,2016年上半年,只有新成立的熊猫小贷盈利。

据一本财经统计,目前,共有61家上市公司公告涉足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。

“上半年,进来的都是屌丝企业;下半年,进来的都是大公司”,多位业内人士总结,现金贷已成了巨头和上市公司眼中的肥肉,人人皆想分食。

而上市公司的加入,意图则更耐人寻味。

“他们主要是为了用利润来冲财务报表”,某上市公司的现金贷平台的负责人称,他们设置了层层手段,让现金贷收入,能纳入利润中。

此前,上市公司靠卖房盈利,传为业内谈资,而如今,却换成现金贷。

P2P、互联网公司、上市企业,各路玩家汹涌杀入,重注押宝现金贷,一度让行业出现了百舸争流、万团大战的盛况。

蓝青称:“这是一个人人都做现金贷的时代。”

03套牌产业链

利益的强大诱惑下,除了吸引巨头,也吸引了大量投机者。

金融毕竟是一个有门槛的行业,然而,一条完整的辅助产业链正在形成,让其成为毫无门槛的生意。

大量的投机者,正是如此乘风而上。

每天,都会有大量的现金贷平台,主动找到蓝青所在的贷款超市。

最近,他发现了一件颇为蹊跷的事。

一些浙江一带的公司找过来谈合作,但一家公司旗下,却有几十个产品。

“今天叫金什么宝,明天叫银什么宝,后天叫铜什么宝,名字和产品页面,都极为相似”,刚开始蓝青以为是一家公司的马甲,结果却发现,这些小平台,背后居然不是同一家公司。

事实上,这些名为“金融服务外包”的公司,是一个新崛起的产业链,专门做套牌的现金贷产品。

徐俊哲是宁波一家代理公司负责人,他的公司,已帮近百家套牌现金贷平台上架。每个平台月放款金额,从几百万到几千万不等。

“我们本来是一家P2P公司,实在不怎么挣钱,就自己开始做现金贷,发现居然出奇地挣钱,就将P2P业务停了”,徐俊哲回忆,一年前,他们就是如此踏上了现金贷之路。

后来徐俊哲很多朋友看着眼红,都找过来说:“你这么赚钱,带着我们一起做吧。”

“做现金贷,最缺的是什么?是钱,有人拿钱过来,为什么不一起干?”商业嗅觉灵敏的徐俊哲很快就发现,代理套牌,是更赚钱的一门生意。

徐俊哲开发了一种全新的合作模式。

出资方和他们公司共同成立一家公司,出资方出钱,他们出技术、运营、风控等所有服务。

出资方只占股30%——也就是说,他们的收益,将按照三七比例来分成。

浙江等沿海地区,有钱的生意人多,民间借贷发达,这个新模式一崛起,很快吸引了大量有钱人。

“合作的出资方,很多都是行业里的大老板,有煤老板、餐饮老板,但大部分,都是以前放民间高利贷和炒房团的人”,徐俊哲称。

“当地的民间高利贷,放个几百万还可以,但要放几千万,就很难了,但用现金贷线上放款,就可以轻松做到”,徐俊哲称。

民间借贷来了,温州的炒房团也来了。

“我们3个人凑了2000万,就做了一个现金贷平台”,徐俊哲的一位朋友称,他们以前用钱炒房,知道这项暴利生意后,纷纷来投靠。

尽管只能分到三成,“但一般半年到一年就能拿回成本,剩下的,就是净赚”,徐俊哲称。

而这个只有几十人的金融服务外包公司,月利润高达数千万。

“利润好得让人咋舌,负责流量的商务,每个月可提成几万,而负责风控和运营的,工资高达十几万”,徐俊哲称。

而全国,类似徐俊哲这样的套牌代理公司,正在逐步增多。

目前主要集中在浙江沿海一带,这个模式,成为当地有钱人的秘而不宣的致富秘诀,“几个人凑够几百万,就可以开干”。

套牌代理公司,就如现金贷肆掠背后的推进器,让行业一步步走向疯狂。蓝青称,“这就是为什么现金贷平台上万的原因”。

而现金贷背后的扶持产业链,远不止这些。

市面上有大量的大数据公司,销售现金贷系统,价格低至十几万。

任兴然是一家现金贷平台的风控经理,而他们家的信贷系统,就是花12万购买的。

“在这套系统的基础上,再添加一些风控模块,就可以使用,比如,接入一些第三方的数据产品、黑名单、芝麻信用授权等等”,任兴然称。

而很多风控或者大数据公司,也将转型重点,放在了现金贷的风控系统中。

他们合作的形式,是根据放款额来提成。

“新用户,提成4%;复贷用户,提成1%”,某现金贷系统的负责人称。

如此算下来,放款1亿,也能获利数百万。

很多现金贷公司,正在将他们全套的系统出售,称具有“整套的现金贷解决方案”。

“我们的前身就是瓜牛分期,因为做得很好,就开始卖系统”,系统销售人员称。


△ 其销售的现金贷系统

而合作的方式,就是先花10万,安装一个客户端,然后再往系统中充值,就可直接使用。

“反欺诈数据,是5万包年,但调用其他风控数据,就要付费,比如,调用运营商的数据,一个用户是一到两元”,销售人员称。

也就是说,大概只需要15万,就可以直接上手做一家现金贷公司;如果再想省事,可以直接找一个套牌代理公司,当甩手掌柜。

一家现金贷的头部公司,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就有各种人要求过来参观学习,或者以合作的名义来和他们接触。

其联合创始人俞静称,刚开始他们言无不尽,但很快就发现,这些人参观完了,就直接将他们的模式复制走。

“有家平台来考察,负责人带着十几个员工来,最后说,想买我们的系统”,任兴然觉得可笑,他们的系统,也是买来的。

所有的玩家,都在急速奔跑,目的只有一个:赶在监管到来之前,先捞一笔。

04行业分化

“如果不是担心监管风险,会有更多的平台冲进来”,蓝青称,监管前段时间对ICO的问题,表现的坚决和果断,让很多试图涌入的平台,望而却步。

但依然有很多侥幸者和投机者,观望许久之后,跃跃欲试,“想先进来狠赚一把再说”。

今年上半年开始,大量不懂金融的平台疯狂涌入,市场开始变得浑浊。

砍头息、逾期天价罚金、债务不封顶、暴力催收,头部的平台,眼睁睁看着市场被这些急功近利者蚕食殆尽。

这块本来是金融从业者的地盘,被诸多业外之人挤占。

有流量就开始做现金贷,头部平台对此嗤之以鼻。


“目前各家还在抢地盘的状态,明年会达到饱和,到时候,流量将更加昂贵”,这也就意味着,占据流量的平台,将收获颇丰,又何必此时涌入,自己掺一脚?

“你看,为什么谷歌就不做现金贷?”现金贷平台CEO莫心源称,中国有太多的非理性玩家,看到一个行业好,就疯狂挤入,最终导致行业腐烂。

行业正在释放一些高危信号。

“行业的共债现象(一个人同时在多个平台上借款),已超出所有人的想象”,蓝青所在的贷款超市,监控所有现金贷平台的数据,他发现共债现象,已高达90%以上。

任兴然作为一线的风控人员,对于这个现象,感受更为深刻。

他们接入了一家能提供共债数据的公司,分数越高,表示借款平台数越多。

结果,他们发现数据失灵了,“几乎每个人都是100分,每个人的借款平台数都超高,如果不放款,一个人都放不了”。

“很多人都是借新还旧,当借的平台太多,就像雪球越滚越大,就可能资不抵债,陷入债务危机”,蓝青称。

“现在涌入了太多乱搞的平台,这个行业一年内就会崩盘”,莫心源预测。

“大崩盘”,是行业所有人不敢提,但却难以回避的命运。

在这样的背景下,行业正在出现两极分化。

头部的平台,表现得理性而克制;而底部的小平台,却彰显了疯狂和贪恋。

头部平台曾多次尝试过挽救行业,他们组成过联盟,呼吁人性化对待借款者,但整个市场充盈着暴利狂欢的喧嚣,理性的声音,变得细若蚊声。

据一本财经调查,大部分的头部平台,都在收紧风控,放款量只减不增。

此外,他们也在寻找新的出路。

一些人,开始了出海之旅,将技术带到东南亚,复制这一模式;

一些更聪明的平台,开始将眼光从底层人群的小额现金贷挪开,开始往中部人群的大额现金贷转移。

其实,除掉中国有信用卡的30%头部人群,和小额现金贷服务的20%底层人群,中部还有50%的人群,亟待开发,这可能才是未来的最大金矿。

而更决绝的是,一家头部的现金贷平台,正准备退出现金贷。

他们对市场已丧失信心,在他们眼中,现金贷不是长久生意。

“现金贷公司都不想对外张扬,偷摸把钱挣了”,莫心源称,在国外,小额现金贷(Payday Loan)是一个非常污名化的行业,“甚至比放高利贷的地位都低”。

而莫心源,在国内从事这个行业,心中也无法找到荣誉感,都不太好和朋友家人说自己的职业,“只能当成挣钱的生意,但根本谈不上是事业”。

而资本市场,对现金贷同样冷眼相对。

“一家公司的年利润是1个亿,结果投资机构给开出的估值,居然也是一个亿”,莫心源称,这在圈内传成笑谈,却有难以言说的苦涩。

“在美国,小额现金贷的PE,同样低得可怜,只有2到3”,莫心源称,这也就意味着,你的年利润是1个亿,估值也只有2到3亿。

因此,很多现金贷公司,都转型为“金融科技”或人工智能公司,输出自己的技术,以抬高估值。


“要净化行业,应该提高准入门槛”,莫心源称,这毕竟是一个金融行业,而不是任人啄食的肥肉。

行业的自律、净化。提高从业者素质,迫在眉睫。

校园贷、大数据行业,皆是前车之鉴。

当行业负面和危机爆发时,监管来临,没有任何人可以独善其身。

(万家现金贷平台,正在抢人、抢流量、抢资金,上演一幕幕惊心动魄的抢食混战,敬请关注一本财经现金贷系列专题之二《现金贷的万团大战》)
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